互联网+“兼职零工经济”,推动闪工族群体快速增长!

  我父亲一生只做了一份工作,我的一生将做六份工作,而我的孩子将同时做六份工作。——Zipcar创始人罗宾•蔡斯

  58同城联合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曾发布《2019中国县域零工经济调查报告》显示,35.11%的县域零工工作与互联网相关,“互联网”类零工在各种零工类型中排名第一。2020年9月,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发布《灵工时代:抖音平台促进就业研究报告》,报告以中国最大的短视频和直播平台抖音为研究对象,详细阐述了这类平台带动就业的特点和价值,报告显示,抖音公司带动就业岗位高达3617万个。“互联网”类零工的生力军主要是90、95后,这一代年轻人对就业的态度已然发生了转变,他们追求自由、追求个性化,渴望更自由的安排自己的时间,所以十分青睐“闪工”这种短期、高效的工作模式。同时,这些新兴的零工工作,也是打工者融入城市的最快捷径,闪工族的群体也就随之迅猛增长。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居民收入不断升高,劳动力成本的上涨已开始对我们企业的竞争力构成较大影响。在这次新冠疫情爆发期间,许多企业开始认真审视人力成本问题,主动采用灵活用工模式来优化企业资源配置,降低运营成本,传统的固定工作模式开始被打破。

  其实,灵活用工的用工模式在发达国家已十分成熟:在日本,灵活用工模式在人力资源行业中占比已达到42%,美国紧随其后,占比达32%,而中国的“灵活用工”占比仅为9%。据上海外服联合人力资源智享会在线上发布的《中国企业灵活用工全景路线图研究》的成果显示:当前83.3%的企业有灵活用工需求,73.2%的企业正在使用灵活用工,还有18.4%的企业计划在1-2年内使用灵活用工。在使用灵活用工的企业中,业务外包和实习用工的占比最高,达到73.4%,其后依次为劳务派遣(66.2%)、退休返聘(51.8%)、非全日制(32.4%)和共享员工(7.9%)。可见兼职零工行业拥有巨大的发展潜力。雇主和人才两方需求的改变,加上移动互联、大数据等信息技术的推动,最终造就了零工经济的加速崛起。

   

目前服务于闪工族群体的灵活用工平台有斗米、兼职猫等,这种通过计算机科技数据化的平台化能最大程度地对社会资源进行优化整合,将多余的环节去掉,从而极大程度地提升效率,又降低了成本。

  当今社会,闪工族群体正快速增长,大部分人才都希望平台能够不止站在雇主的角度,也能站在人才的角度去为双方提供公平、高效的服务,保证信息的真实性,保证雇主守约、按时结薪。,如此,人才才能更安心更努力地为雇主提供服务,双方的信任度也才能真正建立起来,我们的零工经济也才能健康的发展。然而,这些平台的盈利模式主要是向B端用户提供服务,其收入的来源主要是B端的服务费、用户增值服务付费和广告等,这类盈利模式决定了平台运营更侧重于收集和出售信息、满足B端需求。据调查了解,从事零工的人才们虽然通过平台获得了一些工作机会,但也经常遇到到岗后雇主以各种理由拒绝提供工作、拖延结薪、扣薪等增加人才获工成本和不平等待遇的事。特别对于一些短期的工作,到岗后雇主不履约给人才带来了十分不好的体验,让人才对市场雇主的信任度大大降低,造成人才即便收到了工作通知也害怕被骗而不倒岗,而雇主也因为人才的不履约在招人的时候直接虚增招工人数,当到岗人数超过了需求人数再找各种理由拒绝提供工作,双方的信任问题,在这里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已严重阻碍了零工经济的发展。

闪工族不断壮大的趋势已经形成,这种新型的用工模式需要创新的服务平台意识,我们希望市场上能尽快出现契合时代发展趋势的平台,能让雇主和人才实现“双赢”。